您的位置:

首页> 经验故事> 请付清您的帐单

请付清您的帐单
欠仗还钱那市天经地义的事,但是,如果事借给亲戚,那可就难说了
我不算有钱人,就是一个煤矿的集资股东,一天分红也能弄个七八千的,所以,我常常弄些钱出来支援支援。但是如今,借的钱却还不回来了。借给了嫂子装修房间的二十万居然讨不回来了。
不是我小气,大家都知道今年煤矿抓的紧,不得不去办个证件,我一时手头没那多钱,就去向嫂子商量着是不是多少还点。
但是,她居然弄3千块就想打发我,那也太少了点。
我上了嫂子家,我哥是部队的,一年四季都很少回来,还不知道下了种没呢!
敲门,嫂子穿个睡衣,而且是个紧身的保暖衣,高耸的双峰隐约中晃动,下半身因为紧,也被包的紧紧的,撇开衣服不讲,其他的整个就是一个裸体的。
我坐下,嫂子冷冷的端了杯凉开水。就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。
我探索的问她有没有钱能还时,她一口回绝没有,还说她也紧张芸芸。
我说,那怎幺办,多少你也得还点是不,等我渡多难关了,再借你不就成了?
她一口咬定没钱,而且还说钱是我哥借的。跟她没关係。
我说怎幺和你没关係了,你吃的,住的,那一样没花我的钱?你就是卖了你自己你也得把钱还上。再不,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我哥,叫他回来
嫂子这才慌了,她站起来,因为动作太大,那波晃悠晃悠的慢慢的才停。
老实和你说吧,那钱我用了?
用了?干什幺用去了?
我生不出小孩的,,我偷偷的借你的钱去医
我哥知道吗?
不知道。
哦,那我先走了!实在对不起你嫂子,我不知道情况?所以
你今天来干什幺的?
嫂子,您别说了,这钱我不要了~~~~
不行,今天我们打个商量吧?
什幺商量?
我做你的奴隶,直到你认为可以还这钱为止。但是前提是不能让你哥知道~~~~
您开玩笑了,我怎幺敢啊?
嫂子没说什幺,她走到我面前,拉着我就进了卧室,来,让我看下我小舅子的功力。
我把心一横,随后紧紧的抱住她,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搅拌着,两条灵活、湿软的
舌头互相在交缠着。我感觉得到从嫂子丰满、柔嫩的双峰,不断传来心跳的震动
与热度,让自己渐渐燃起熊熊的慾火。那圆润、有弹性的乳房,第一摩就让我爱不释手,没多久,我们就进入角色,我们一丝不挂尽情的在床铺上翻过来、滚过去,互相抚摸、亲舔。
嫂子轻轻握住了我的阴茎,温柔、和缓的套弄着,朱红的
樱唇亲吻着我的胸膛,然后慢慢向下移动,经过小腹。嫂子略微抬起红润的脸庞,露出一点得意的笑容,便张嘴含阴茎上的龟头,在那硬得发光的表面轻轻舐着,她的柔舌轻轻在舐,我却冲动得有如火山即将爆裂。
嫂子张开小嘴,慢慢把我的肉棒含进去,这种滋味实在好得到不得了,
我竟然也不由自己地呻吟起来,藉着呻吟以图宣洩内心的兴奋
温柔的舐着、吻着,终于完全吞没了。我觉得兴奋至极,挺一挺腰让肉棒在嫂子的嘴里抽动起来。嫂子只是紧紧的含着、吸吮着肉棒,手只还不停的扫拂我的阴囊。
刺激的程度令我无法抑製,只觉得肉棒一阵酥酸就要洩了!「…嫂子。。我…
…」我急急叫着,提示嫂子,并企图移开肉棒。我心想若不避开,嫂子一定会吃到射出的秽物。
哪知道,嫂子不但没有避开,反而吞吐得更厉害,而且双手紧紧扣住我的后
臀。我无法再继续忍耐,「啊……」一声长叫,随着肉棒一阵抖动,一股股的
热流便疾射而出,贯喉而入。
『咕噜!』嫂子完全承受了,她继续的吮吸着,直到物品激动的龟头不再
跳动,她才吐出肉棒,并仔细的舔拭着。
你真棒,嫂子,舒服极了。
嫂子笑的很甜,还让我躺卧床上,用暖暖的毛巾替我擦拭着
肉棒,然后像小鸟依人般的伏在我的臂弯。我轻吻嫂子的额头,揉着她
长长的秀髮,表示自己的敬意和爱意。
嫂子的大腿轻轻靠着我的身体磨擦着,玉手也在我的胸膛,有一下没一下轻拂着,让我又按捺不住地拥吻着她,嫂子也热情地和我再次四唇相接。陈圆圆的小舌在冒闢疆的口腔里撩弄着,冒闢疆也拚命的吸啜她的香液。很快的我垂垂的肉棒又再坚硬起来,而且似乎比前一次更加灼热挺拔。嫂子感受到我胯下的骚动,娇媚的呻吟着:「哦!你…你好坏喔……」娇羞的推开了我,轻轻转身。这种欲拒还迎的感觉十分要命,让我更加疯狂、更加亢奋。
我扑过去拥着嫂子,让坚硬的肉棒紧紧贴着她软绵绵的股沟,双手就揉弄着她柔软而弹力十足的乳房。我这才觉得嫂子的后臀早已被淫液湿透了,而且丰乳上的蒂蕾也挺硬、发烫。
我轻轻地将嫂子的身体翻过来,一翻身便压伏在嫂子的身上。我摆动下身,磨擦着嫂子柔滑的肌肤,嘴唇却在吻她的眼、她的睫毛、她的鼻子,而双手就拨弄着她的胸脯。嫂子的呼吸开始急速,随着我的手开始探进她的私处,她很有节奏的在低叫,她的小舌在舐看乾热的嘴唇。当我将手指探入她滑腻的阴道里,嫂子不禁一声轻吟,全身又是一阵颤慄。
我慢条斯理的撩拨着。并非有心戏弄,只是充满怜香惜玉之爱怜。但这种激情的爱抚却让嫂子感到春情蕩漾、心痒难忍,而不停的淫呓着、扭动着,还不时挺着下肢,配合着我手指的探索。我抽出手指,一股湿潮随之涌出穴口,嫂子顿时觉得阴道里一阵空虚,
「嗯!」一声,便伸手抓着我的肉棒顶抵着洞口。我似乎听见嫂子含混的呓语说:「…我要…我要……」
我在也忍不不住了,只觉得一股淫慾直掼脑门。我深呼吸一口气,然后一沉腰身,『滋!』肉棒应声而入直捣黄龙,完全抵住了嫂子最深处的子宫。
「啊!」嫂子一声满足的淫蕩声,双眉一皱、樱唇半开,双手紧紧箍着我的屁股。嫂子似乎已经在空虚无助的边际里找到了充实的来源,一种完全的充实感,令她又开心又满意。
只是完全送了进去,紧紧抱着嫂子柔软的身驱,却按兵不动,体会着硬硬的肉棒抵住了她暖暖地方的感觉,真的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,这比起乱冲乱撞而发洩了的感觉,截然不同。
但是嫂子温润的穴里,有如咀嚼般的蠕动着,让我觉得一阵阵的酥痒
,不禁抽动一两下。但阴道壁上的皱摺颳搔龟头凸缘的舒爽,却让我忍不住的
抽动起来,而且节奏由慢渐渐加快快。
嫂子的阿娜腰肢在迎合、在捕捉,半开半合的小嘴在呻吟、低叫,促使我的慾念昇华。嫂子的高潮像澎湃的浪花接二连三地汹涌而至,下身像浸泡过水一般又湿又滑。
突然,我歇斯底里的仰天长啸一声,『嗤!滋!』一股股的浓精,激射而
出,淋漓尽緻地完全射在嫂子的体内。
「喔!」嫂子也叫了,暖烘哄的热流有清泉源源不断。香汗淋漓的嫂子紧紧的拥抱着冒闢疆,道里还一缩一缩的在吸吮着,似乎想完全将我吸了进去。
我强而有力的发射,让肉棒依然在跳动,我把塞子抱得更紧,有如雨点的亲吻着她的脸颊。高潮后的嫂子嘴角挂着笑意在喘气着,在回味着这份难忘的意境。

就这样,我们相拥而眠,等我醒来时,才抽出温泉抽出鸡巴。看着累坏的嫂子还没醒,爬着睡着,我坏坏的掰开塞子嫩白的屁股,那朵菊花似的屁眼几呈现在眼前,我看嫂子还没醒,于是便用舌头帮她洗澡了,当然从昨天战况最激烈的开始啦,我在浓浓的淫水气味中开始工作,那个洞因为太过激烈,还在微微张开。我开始舔吮,又开始微微发抖。我得意的用手抚摩着那道沟。这时,嫂子突然醒来了,推开我,说求你,现在让我休息下,反正你哥这几个月不在,你不必着急的这一时的。
我说,真舒服,生不的小孩也好,我可以无所忌惮的彪你。
真讨厌。。。。。。嫂子撒娇的说,其实你哥他不行,根本满足不了我,我才去结扎的。
为什幺,你不想要孩子?
想。但是,如果我生小孩我就会生命危险。
那,你,这~~~~~~~~~~我一下矇了
呵呵,我说你哥满足不了我,我要的是性福,我知道你可以。
你怎幺知道的。
别望了你来我家洗澡时我也在旁边的厕所里哦~~~~有个洞还没封死,我就看见你的宝贝了
原来哦,对了,你说过要做我的奴隶的,专门伺候我的。
当然,不过现在你出去了,要不会让人知道的。她推了推我。
我站起来,鸡巴稍微甩甩,
爬过来,你这个母狗,给我舔干净。
旺旺,嫂子真的一扭一摆的爬了来,用嘴吃我的阳具,我用力捧住嫂子的头微微游动。
但是无名的慾火马上腾起,我又勃了起来。我一把推倒面前母狗一样的嫂子,有开始新的一轮大战了。